外来有害生物入侵农林,咋防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3-27 17:54

原标题:外来有害生物入侵农林,咋防范

  检验检疫人员在福建省福清市上迳镇海头村向村民讲解外来有害生物福寿螺的危害。新华社发

  外来有害生物水葫芦泛滥成灾。资料图片

  外来有害生物长芒苋入侵农田。资料图片

  【生态建言】

  相关统计显示:我国是世界上遭受生物入侵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生物入侵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达2000亿元以上。特别是在农林领域,外来有害生物入侵对粮食安全、生物安全、生态安全和经济安全构成威胁,成为制约农林产品对外贸易的重要因素。

  作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热点同时也是难题之一,防范农林外来有害生物入侵,亟待获得社会各界更多关注。

  1.外来物种入侵事件频繁发生

  随着经济区域化和全球化进程的快速推进,交通网路贯通,人员流动日趋频繁,农林产品贸易量激增,外来有害物种逐渐突破原有地理隔离和生态屏障,在不同国家及生态区域间迁移的机会大大增加,传入的频率和扩散的速率大大加快。

  根据中国外来入侵物种数据库的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已经入侵我国农业和林业生态系统的外来生物有630多种,其中发生面积较大、可以产生明显危害的就有100多种。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出的全球100种最具威胁的外来入侵物种当中,我国深受其害的就占了50种。

  近年来,外来生物入侵农林的新发疫情频频出现。据不完全统计,2005年至2013年,外来物种入侵事件发生频繁,平均每年新增入侵7~8种,是20世纪90年代以前的30~50倍。这些新发农林入侵物种事件主要发生在沿海和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例如广东、海南、北京、广西、辽宁、上海等,占全部新发疫情的七成以上;其次是与他国毗邻的、有陆路接壤的边境地区,例如云南、新疆等,占比两成。

  这些新发的农林外来入侵物种主要来源于北美洲和亚洲,其次来自南美洲、中美洲、欧洲和非洲。体型比较小的昆虫及螨类种类最多,占到六成以上;其次为农林作物的外来病原物,占比两成以上;入侵杂草占比约两成。其中,有的可能对我国农林健康发展造成毁灭性打击,例如烟粉虱、椰心叶甲等入侵昆虫,梨枯梢病、番茄黄化曲叶病毒等入侵病原物,薇甘菊、黄顶菊、长芒苋等入侵植物,还有严重威胁人类健康的红火蚁等恶性物种。

  2.对经济、生态和人类健康造成威胁

  外来有害生物入侵,往往会改变原有生物的地理分布格局,打乱生态系统的原有结构与功能,不但给农业林业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而且对人类的生存环境和身体健康造成不利影响。

  有统计显示,仅紫茎泽兰、美洲斑潜蝇、松材线虫等13种入侵物种,每年对我国农林生产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570多亿元。原产于北美洲的扶桑绵粉蚧是世界棉花、蔬菜和花卉的主要害虫。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由于扶桑绵粉蚧的危害,棉花常年减产30%~60%,秋葵减产90%以上。2008年,这种外来入侵害虫在我国广东被发现,目前已入侵我国15个省(市),其中既包括主要棉产区新疆、山东、河北等,也包括主要蔬菜生产基地云南、广东、山东等,可谓潜在威胁巨大。

  生物入侵还会导致严重的、不可逆转的生态灾难。它不仅降低本地物种的遗传多样性,还可能使群落结构趋于简单,功能弱化,物种多样性下降。被称为“破坏草”的紫茎泽兰入侵我国西南部5年以后,被侵入地的物种数量由入侵初期的13科33种减少到5科5种,物种丰富度下降了约85%。入侵短短1年,与之相伴而生的本地植物覆盖度便由90%以上下滑为不足50%;入侵3年后,本地植物的覆盖度严重下滑到不足10%,由此产生的对宜林荒山、经济林地、放牧草地、休耕地等的植物群落多样性的不利影响显而易见。

  一些农林外来入侵生物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也不容小觑。例如,豚草和三裂叶豚草均为恶性入侵杂草,二者的花粉可引发人类过敏性皮炎和支气管哮喘等病症。在豚草大规模入侵发生区域,一到开花时节,过敏体质的患者便会出现奇痒、咳嗽、哮喘等症状,严重的还会并发肺气肿等疾病。又如难以防治的红火蚁,常把巢穴建在居民区附近,当受到人畜干扰时,蚁群便以蛰针攻击。人如果被红火蚁叮蜇,轻者皮肤出现瘙痒、疼痛和红肿,过敏体质者则可发生全身性红斑、头痛、淋巴结肿大等反应,甚至引发过敏性休克乃至死亡。在我国南方区域,红火蚁已经严重影响人们的农事操作和户外活动,并在部分地区造成农田弃耕、家畜受到攻击蜇咬、敏感人群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等问题。

  3.防范外来有害生物入侵迫在眉睫

  近5年来,农业农村部组织开展了13次全国性外来入侵生物灭除行动,包括紫茎泽兰、豚草、福寿螺、水花生、水葫芦、薇甘菊等。然而,对农林有害生物入侵的防范和治理仍然任重道远,加快立法进程以提高公众防范意识,开展入侵生物早期预警、检测监测、紧急处理和防治技术创新研发,迫在眉睫。就此,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加快立法进程,让外来有害生物入侵防范得到进一步重视。我国现行的动植物检疫法和卫生检疫法等只针对已知特定的有害生物进行检疫,农业法、种子法、森林法、环境保护法等则未明确涉及如何防范外来生物入侵。总的来看,目前还缺乏统一的防止生物入侵的法律法规。

  其次,加强社会宣传引导,提高公众防范意识。生物入侵需要特定媒介,有时个人不经意的行为就会造成生物入侵的严重后果,因此防范生物入侵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和努力。建议加大媒体宣传和社会引导力度,使公众认识到生物入侵的危害性。例如,不得随意携带新鲜水果、蔬菜、花卉、种子、种苗等生物品类由一国进入另一国;不想饲养食人鱼、蛇、巴西龟等外来物种时,一定要主动交给当地渔政、动物园、生物研究所等机构进行妥善处理,不得自行随意放生,以免造成严重的生态问题。

  最后,加强防控策略研究,完善风险评估制度。有关部门应建立统一的协调管理机构,长期跟踪监测,制定策略预防新的生物入侵事件发生。对于已经入侵的外来有害物种,应研究与建立防控技术体系,综合运用生物方法、物理方法、化学方法和遗传调控等,通过优势互补实现可持续控制。

  (作者为万方浩、张桂芬,均为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

(责编:刘婧婷、熊旭)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